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这里汐沄
原创作品请勿站内转载,其余转载需私信授权
不是太太!不是太太!!不是太太!!!
老韩心头肉,也爱全联盟
暴脾气,可能会飚脏话
对待傻逼的一贯策略就是开心了就骂你不开心就不理,见谅

关于

【男你】到底怎样才对身体好?(下)

嫖喻队嫖喻队!

写得真的垃圾,真的流水账(别打我)

你没真的让他抱你回家,出了电梯就从他怀里下来,乖乖地牵住他的手和他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广州常年气温都高,再加上沿海,早晚温差也很小。晚上甚至更加闷热,你的小手被紧紧攥紧他的大掌里,已经出了汗变得黏答答的。你刚把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肩头就搭上了一条重重的胳膊。

“啊呀这样好热。”你缩着肩膀想躲开他的手臂。却被他近乎霸道地搂进怀里:“热也不许躲!让你不听话。”

仰起头看他,还能看见他嘴角偷偷扬起的细小弧度。哼嘴上装着很霸道总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你没戳穿他,假装可怜道:“大人我错了QAQ你就在看小女子认错这么真诚的份上原谅我呗。”扒着他的衬衫对他撒娇。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走到车前,把你一把抱起,拉开车门把你放在副驾驶上。等到他启动了车子,慢条斯理面无表情地说:“那就给我乖乖听话。”

“嗯嗯嗯,我很听话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狗腿地凑到他面前卖乖。

他却一下子变得特别严肃:“安全带!坐好!”

“哦。”委委屈屈答应着,在自己的座位上乖乖坐好。

被你委委屈屈的声音惹得笑出了声。忍不住在你脑袋上揉了一把:“好啦,乖一点。”你笑嘻嘻地看着他终于结束了他的蹩脚的总裁演技。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跟着广播乱七八糟地唱着不在调上的歌。

他时不时应几句,然后你们两个相视一笑。看着车窗外的点点路灯和人来人往,你觉得真好,这个人就是你的归属。

突然他对你说:“给你助理打个电话吧,明天周末,让人家休息休息。”

“周末?那我们周末加班就可以做完!”你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周末这回事。

他的脸一下又沉了下来:“那你就去。”语气很不好听,完全没有平时谦谦公子温文儒雅的样子。然后就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看你,只看着前面专心开车。

你知道他这次是真生气了,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缩在座椅上过一会悄悄看他一眼,心里担心着等会要怎么跟他和好。又觉得只是道歉一点都没有诚意,便偷偷摸出手机给小助理发消息过去:明后两天周末在家好好休息吧!周一见。

刚等你发完,车也稳稳地停在了小区里的地下车库里。他熄了火,一言不发的拉开车门就要走。

你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低着头:“跟她说好了。”他“嗯”了一声,便没动静了。等了半晌他也不动,你没辙,只能松手。

一直到家,他都没再跟你说一句话,你也拉不下脸来道歉,气氛就一直僵着。你气鼓鼓地拿了衣服就去浴室,也不管他在干什么,洗完澡躺下就睡觉。 

躺在床上正在反省要不要跟他道歉,突然听见声音他好像回了房间,你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装睡。可是你只听到了几声脚步,然后房间里就变得十分安静。

你纳闷着他跑哪去了,怎么突然没了声音。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还是没声音,你想他可能是出去了,便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扭头朝他声音的方向看去。结果被吓一跳,他正站在你床边,一脸无奈的看着你。

“舍得出来啦?”喻文州一挑眉,“不继续闷着了?”

你自知理亏,低着头道歉:“老公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他抱着手往床头一靠:“错哪了?”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你拽着他的袖口开始耍赖皮:“我就是错了嘛,我以后会乖乖听话的,再也不做你不让做的事了。”你生怕他还会生气,便爬到他身上,扶着他的肩膀举起手来发誓道。

喻文州看着你的样子,实在是生不起气来。把你从他身上扒下来,和你面对面坐好,才很认真地跟你说:“宝宝,我现在很认真地跟你说这件事你要听好。”

你看到他这幅认真的样子,也急忙端正了态度。

“我真正生气的是,你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却还是没有有意识地爱护自己的身体,”他紧紧盯着你的眼睛,“你一定要记住的是,你的身体不只属于你一个人。它还属于我,属于你爸妈,属于我们未来的宝宝。你每次这样做实际上对很多人不负责的表现你知道吗?”

愧疚的情绪一下子充斥了你的情绪。眨眨眼睛,你低下了头,两只手指缠在一起。被他这样说过之后,心里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总是说着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实际上心里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

“不过没事,”你自己的反省还没结束,就被他搂进怀里,手轻轻抚着你的背,“有我陪着你,你的事我都帮你管着。这次也是我的错…”他突然开始道歉,声音带点愧疚。

你听他又要把错揽在自己身上,就更听不下去了,不等他说完就大声打断了他:“才不是!”说着低下了头,“你已经很忙了,不能再为我多操心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以后也是,我会把身体放在第一位的。”说罢把头靠在他的肩窝处轻轻蹭着。

这样平和的反省场面没维持多久,你就觉得你靠着的肩膀突然开始微微抖了起来,你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喻文州!”你气得从他身上跳起来。他却几乎是笑得不能自己,也不管你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地生气,笑个不停的同时还不忘把你紧紧搂在怀里。

“我错了,诶我错了。不闹了。”他一把抓住你打他的手,顺势把你压在身下。低头盯着你看了好一会,每次这样被他的目光牢牢锁紧的时候,你都会忘记本来要做的事情,手上脚上乱动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他才缓缓吻下来。

他的嘴唇微凉,轻轻触碰你嘴角的感觉被无限放大。吻上再离开,再吻上,再离开,一下,一下,一下。喻文州独有的味道时有时无地萦绕在你的鼻腔,晕得忘了时间。直到他轻轻亲亲你的耳朵,柔声说道:“我先去洗漱。”你才哼哼唧唧地从床上挪着起来,被吻得舒舒服服的表情一下就变成了气鼓鼓的河豚。

他看了,哭笑不得地揉揉你脸颊:“乖一点。”谁知道这安慰的话一下子又把你戳气了:“我才不乖呢!你刚刚还耍我!心太脏了啊啊啊!到底是谁比较不乖一点啊!”你坐在他怀里装哭着哇哇大叫。

最后在你言语和眼神同时的严厉谴责中,他还是举手认错:“老婆大人我错了,我会做出补偿的!”听见有补偿,又看他乖巧的模样,你便大手一挥:“好了,下去吧!”

“嗻!”

你笑倒在床上:“喻大大的演技有待提升啊哈哈哈。”

喻文州这个人啊,在荣耀里随意叱咤风云,多少人嚷着叫着他大神,小迷妹们说要给他生孩子。在外,总是一副游刃有余,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公子样。谁又知道这个看起来运筹帷幄的战术大师,在家,特爱演戏,但是演技还贼他妈拙劣。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不想当演员的老公不是好职业选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万一我不小心丢了饭碗,还能去演艺圈赚钱养你。”

你当时光顾着忍笑,没把心里话说出口。“就喻大大你这演技,我们家还没赚到钱就已经赔空了。”你边想着,边抱着他的枕头在床上翻来翻去。

这幅傻兮兮的样子被刚从浴室出来的喻文州看到了,他顺势搂过你往床上躺。

“抱~”你一把扑进他怀里,还没来得及对他撒撒娇,他就一伸手把灯关掉了。

“不要关灯!人家还没有看够你!”你坐起身子,伸长了手臂想去把灯打开。“乖,这样也看得见。”他拉住你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身侧,手扶住你的脸蛋。

你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以后,也能看清了他的脸,在离你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就凑在你眼前的,是他高挺的鼻梁,窄窄的鼻尖,和柔和的面部线条所形成的角度怎么看怎么完美。

就算在如此黑暗的环境里,他的眼睛也一样像带着柔光的宝石一样,晃得你移不开眼。只想顺着这熟悉的味道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然后猛地,就被他吻住了嘴唇。

“啊啊啊你犯规!”你红着脸捂住嘴巴,撇过头想离开他的色诱范围。他放在你下巴上的那只手一用力,又重新把你的脸扳回来:“看着我。”

“不要嘛不要,老公,”你把脸埋进他肩膀,在他怀里扭得像条蚯蚓。盯着他看总是就忍不住要对他做点什么呢。

“那就做点什么。”他紧贴着你的耳朵低声道,轻吻着你的耳垂,手臂一用力,两人便一齐倒在床上。

他的鼻息暧昧地吐在你的颈间,吻一个接一个地落下……

【lo主未成年没驾照,剩下的请自行脑补】

早上还迷迷糊糊地没醒来,就感觉到腰间被搂住,只是搭着的一双胳膊仿佛在走神。你想,大概是还没醒吧。脖颈后面被他靠在边上呼出的热气弄得痒痒的,你没忍住,笑了,翻个身。却看到他正盯着你看,你笑他:“干嘛,一大早就抱我。老实说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谁知,喻文州正躺在你身后若有所思,还有点答非所问:“对啊, 说好要给你补偿,正在苦恼补偿什么好…”

“我知道!”你兴奋地坐起身,前几天你刚看上一条裙子。

结果一个激动忘记了自己还没穿衣服,正准备尴尬地拉起被子,就被同样一丝不挂的他拉到怀里:“既然没想好,那就肉偿吧。”

“唔……”所有想说的话全部都被他的一个吻堵了回去。你只能在内心大声喊叫:“可是我不想要你的肉偿啊!我想要的是裙子!裙子!”没看见他嘴角一点阴谋得逞的笑容。

喻大大不是我说啊,熬夜是对身体不好,但是纵欲过度对身体也不好吧啊喂!


完结了,但是这篇文的名字还没想好_(:зゝ∠)_

事太多……没空写给小天使们的话了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