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这里汐沄
原创作品请勿站内转载,其余转载需私信授权
不是太太!不是太太!!不是太太!!!
老韩心头肉,也爱全联盟
暴脾气,可能会飚脏话
对待傻逼的一贯策略就是开心了就骂你不开心就不理,见谅

关于

【男你】 新婚· 十二

求关爱脑洞苦难户Ծ‸ Ծ

lof主又懒又忙更新不定期

嫖老韩嫖老韩!!

别问为啥我的文都是老韩的 韩文清我老公任性

私设有 已经尽量不ooc

辣鸡到极点 不喜欢出门左转右转随意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小番外1 小番外2


—————接上qwq——————

当你醒来时,西边的天空已经在逐渐呈红色了。


你猛地起身,急着去看时间。结果起身过猛让你觉得一阵眩晕,随意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你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病床上。手背上连着吊瓶的管子,手腕上还绑了几圈绷带。


房内的已经打开的照明灯晃得你眼睛刺痛,眨了两下眼泪就流下来了,只来得及看清这个小病房里除了你一个人都没有。


你听到开门的声音,朝门口望去,视线却还是模糊的,眼泪不停地流,你问道:“谁啊?”


来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在你床边坐下。你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一只温热的手指擦着你脸上的泪水。可是你几乎整张脸都流满了泪水,甚至越流越多,他的整个手掌都被沾湿了还是没有擦干你的脸。


因为在他碰到你脸颊的那一刹那,你就认出他是谁了。你声音有点颤抖:“韩文清?”


“嗯。”他声音低沉,只轻轻应了一声便没有多余的话。


你手指动了动,没来得及去握住他的手,一股呕吐感就涌了上来。你忙推开他,弯腰将头伸出床边,刚好吐进他端来的盆子里。你一天都没吃过饭,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只是扶着床一个劲的干呕。你呕得满眼是泪,还不忘一只手牢牢地拽紧他衣角。


韩文清一手端着盆子,一手顺着你的背,看到你紧握着他衣角的手,心情突然变得意外的好。


你吐完了,他想去把盆子清理掉,起身的时候却发现你的手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角。见你怎么都不愿意放开他的衣服,只好轻轻拍拍你的手:“乖,马上回来。”


一只手挂着吊瓶行动不方便,你想喝水只能使劲伸一只手去够放在桌上的杯子。还没等你用诡异的姿势把杯子握稳,韩文清就已经从门外进来了。


“别动,小心手。”他一把抓住你的胳膊,把你塞回被子里以后才拿起床头的杯子去给你倒水。杯子递到你手里的时候已经不像你刚才摸到的一样冰凉了,温温热热的,对全身还有点发冷的你来说格外舒适。


韩文清坐到你床边,看着你肿肿的眼睛心疼得不得了。比早晨起来还要严重,他心里默默想着。边在你床头上放了一包抽纸,自己抽出一张抹去你嘴边的水渍和脸上未干的泪痕。你终于有机会问他一句:“你怎么在这?我怎么在这?”


他却轻轻扶你躺下,才开口:“哥哥说你给他打了电话,但是又不说话。他怕你出事,就问妈要了我的手机号问我你在哪。我们回家就看到你晕到在地上。”


你头疼得厉害,神情恍惚的点点头,迷迷糊糊地问:“那哥哥呢?”“他去给你买吃的了。”



你却突然坐起:“我不吃,我要回家。”又是一阵眩晕。见你难受地捂住自己的脑袋,他赶忙让你靠近你自己怀里,“不要起来,你正在生病呢。必须要待在医院。”他见你难受就急了,语气不自觉地又重了一点,听起来像生气了一样。


“我们都要离婚了你管我做什么!我要我哥哥!”听着他冰冷僵硬的声音,昨天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出来,你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反正你都要和别人结婚生孩子了,你还管我干什么。”生病的时候本就脑袋不清醒,再加上你白天胡思乱想一堆能上八点档的狗血故事,你哭着也不管真假就一股脑全部怪在韩文清身上。


本是无心,仗着自己生病乱说一气的,结果却被推门进来的哥哥一句不落地听了进去。哥哥哪舍得你受一点委屈,听了这话,大跨步走到你床前,把你从韩文清怀里抱进自己怀里:“怎么回事?”


韩文清刚想开口解释,就听到你扑进哥哥怀里放声大哭:“我们要离婚了,他以后就会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小孩了。”这明明只是你的乱想,但是在哥哥眼里就以为韩文清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好了,这下大概没人会相信他说的话了。就像当初追你的时候那会一样,韩文清对你家人也从来不敢摆出哪怕稍微一点严肃的脸,生怕吓着了你就会离他远远的。


所以此时的韩文清真的是百口难辩。他见到你哥哥以后既明白了昨天晚上是误会你了,看着你的肿的像桃子一样的眼睛也明白了你对他也是百般不舍。看着你哭得心疼又想抱紧怀里哄哄,又想向你道歉挽回你,又想跟哥哥解释清楚这都是误会,尴尬的是,现在谁也不想听他讲话。你扑在哥哥怀里正哭得起劲,哥哥此时更是对他敌意满满,巴不得把你带得离他三丈远。


好容易你消停下来了,抽抽噎噎的对哥哥说想回家,想妈妈,想爸爸,想姨妈……反正家里人一个个都被你想了一遍,还傻乎乎地掰着手指数还有谁没说到。


“还想文清……”你愣愣地说道。这话一出,病房里的人都愣了一下,包括你自己。想到这个人,好不容易停住不哭的你又开始掉眼泪。像是喝醉了一般意识模糊,你又喃喃地说了些什么,没等他们听清,你又没了声音,趴在哥哥怀里睡着了。


哥哥轻轻给你盖好被子,才示意韩文清两人走出去。


韩文清从来这么紧张过,就在走出病房的这短短几步里,他脑海里已经思考出了几种不同的说法解释清楚这些事情。可是凭他不太会讲话的舌头和性格,大概也说不太清楚。


看似爱护着你对韩文清的态度严厉异常,但是哥哥看得出你对韩文清的喜爱,也不想真的对他使什么绊子,倒是真真正正想了解一下你们两个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昨天我们吃完饭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就哭了。我哄了半天才好,但是又支支吾吾不说清怎么回事。”不等韩文清急着解释,哥哥先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晚上她突然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罢将手机递给韩文清。

被编辑得井井有条的短信上一二三四地罗列着你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连隔壁公主病在工作上对你徒弟为难也没放过。

但是越往下拉他看到了更多关于自己的内容。从你看了鬼片不敢一个人睡觉却等不到他回家,做好的饭永远会剩下一些;到家里的灯泡坏掉了却没人能换,去超市采购拎不动却只能自己一个人拼了命地拿。字里行间透着的,是满满的对他的思念和渴望。比起为爱情而付出等待,更像是求而不得的委曲求全。


“也许她自己没有察觉,但是我觉得,她在身份的确认上出了偏差。”见韩文清放下手机若有所思,哥哥继续开口,“这几年我工作忙没怎么和她相处过,但是这样的想法对她而言,过于胆小和自卑了。”


“是我的问题。”哥哥话音刚落,韩文清就开口。“不管是不是你的问题,”很干脆地被打断,“她前面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


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韩文清的笑容有点无奈:“我也不知道,也许她误会了什么。”


“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见哥哥的目光如刀剑般射过来,韩文清赶忙说。


“那离婚是怎么回事?我看得出她是舍不得的。难道是你提的离婚吗?”哥哥还是不能理解。


“我是昨天看到你们在一起对她误会了。我也知道自己平时不能好好陪她,想着要是离婚了有个疼爱她的人能照顾她也挺好,才今天早上答应跟她离婚,”韩文清解释的匆忙,不想让哥哥误会了他对你的感情。“其实我很后悔。”


“小伙子,任重道远啊。”听罢,哥哥拍拍韩文清的肩膀,“等她稍微好点我就带她回家,能不能把她哄回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啊?”韩文清懵逼脸+尔康手x


“你以为你把我妹妹晾着那么久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哥哥挑眉。

当然你此时正在病房睡得晕晕乎乎,什么都不知道。

—————TBC——————

打滚求建议求评论ಥ_ಥ

不知道有没有介绍清楚这个过程,要是大家看得不明白就告诉我我改改剧情啊_(:зゝ∠)_

老韩开窍啦qwq

哥哥神助攻qwq

要开始甜辣w

于是这时候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

那就是,接下来的二月和三月我的产量可能会很低很低

昨晚刚做梦梦到我的老师一个接一个地问我催论文,妈呀慌死了

评论(1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