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这里汐沄
原创作品请勿站内转载,其余转载需私信授权
不是太太!不是太太!!不是太太!!!
老韩心头肉,也爱全联盟
暴脾气,可能会飚脏话
对待傻逼的一贯策略就是开心了就骂你不开心就不理,见谅

关于

【男你】归期什么时候·下

前方老韩出没请注意



又是一个星期五。


你接到妈妈的电话让你回家吃晚饭。


你颠颠地准时完成了工作,一心只想回家大吃大喝,来弥补这段时间因为种种原因总是被虐待的胃。


自从知道霸图俱乐部之后,你每天都会故意坐过站。到了俱乐部楼下却什么也不做,就看看转转,天快黑了再回家。


今天的地铁到站了,你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车。放弃了再一次不小心地“坐过站”。


自欺欺人一两次就够了,多了容易给自己留不该留的念想。



你从不觉得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


喜欢这件事本身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


它让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每个不小心地倾身都可能会万箭穿心,同时却又总是充满着无数总也打击不去的满心期待。


总是想着,再一下再一下。不管多么严峻的险境,好像只要再多等一下,雨就会停云就会走,风就会吹来阵阵花香,柳树就会抽出黄绿色的嫩芽,在海天交汇的地方,他就会紧紧握住你的手。


摸摸饱饱的肚子,里面塞满了锅贴、脂渣拌饭和煎鸡翅。你开开心心地跟爸妈道别准备回家。


夕阳西下,天边的云被染成艳红色。身边的景色不断掠到身后,你穿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踏在水泥路的图案上。


看着身边走过的小情侣,男孩子揽着女孩的腰,低着头凑在她耳边说话。女孩的脸有点点红,却笑得开心极了,露出了嘴角的小酒窝。


你回头看着他们走过的背影,想象韩文清这样抱着你对你低声说话的样子。


可是又转念一想,韩文清这个人,即使对女朋友可能也不会那样暧昧。


这个退休老干部,可能会一脸严肃地说:

成何体统,好好走路。


想想就好好笑哦。


他真好。


你脑子里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边慢慢悠悠地往自己家走。你吃饱喝足漫无目,霸图俱乐部门口的某位男士却被急得皱起了眉。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又是难得没有比赛的周末,正巧表姐最近也来了,韩文清打算回一趟父母家。


谁知,车还没开出大门口,门卫的保安大叔却犹犹豫豫地拦下了他。


“小韩啊,小两口吵架也不能扔着媳妇不管啊,万一出事就不好了。你现在要去找她是吧,这就好,好好说话,把人哄回来啊。”


韩文清是听的一脸懵逼,几番追问下才知道,前几天一个和韩队一起走进便利店的姑娘,接连半个月每天晚上都要在霸图楼下徘徊,却在今天天黑了都没出现。


本来如果是普通人在俱乐部附近转悠早就报警了,可是保安大叔亲眼看见韩文清抓着姑娘的手把人拖进了便利店。他心下以为只是小情侣吵架了。


一边觉得小情侣之间的事自己多管不好,一边又觉得这样晾着一个姑娘的行为,太优柔寡断,完全不像是韩队应该做的事。


本来天天出现的人,突然有一天不来了,保安大叔怕出事。刚犹豫着要去跟韩文清说,就看到韩文清的车开了出来。


韩文清没说话,皱着眉坐在驾驶座上。静了两秒,给保安大叔道过谢后,便开车离开了。


刚出俱乐部大门的第一个路口就碰上红灯。韩文清的手指不耐地敲着方向盘,心下有点不安。


犹豫半晌,韩文清还是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不回去了。然后在一条小路的路边停了下来。


在手机通讯录里翻来翻去,看到一个有些陌生的名字。说陌生吧,已经很多年不提及了;说不陌生吧,几个星期前才刚见过。


韩文清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心下犹豫着想,也不知道她的号码换了没有。边想边试着按了下去,电话是通的却半晌都没人接听。



过了几分钟,他又继续打了几遍那个号码,依旧是没人接。韩文清皱着眉看着手机屏幕,脸越来越黑。


大概打了有将近十遍,那边的电话才被接起来:“喂,您好。哪位?”


听见对面的声音是你的声音,韩文清才松了一口气,语气却不是一般的严肃:“你在哪?怎么不接电话?”


你是个有些轻微社交恐惧的人,除了手机里存的号码,很少接陌生电话。看着这个人契而不舍地打了七八次,猜想是不是有急事才犹豫着接起。


然而听到对面的声音时,你就愣住了,是他。


你忘了说话,只想着当初你怕韩文清会找你,就连在他乡上学也一直保持这个手机号的通畅,一来就是几年。那个在你备忘录里名为韩文清的号码,却好像已经换了主人。


“喂,说话啊,你在哪?”韩文清语气不是很好,听起来很急。


你回过神来:“在地铁上,准备回家。”


电话那头像是送了口气一样,“你在哪,我送你回去。”


你受到的惊吓远远大于惊喜:“不用不用不用,我就在地铁上,还有两站就到家了。”


“你家在哪站?”


“1号线,星星南站。”


“到站别急着回家,在地铁口等我一下。”韩文清说罢便急匆匆挂了电话。


你拿着手机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直到地铁到站才勉强找回点思绪,慢腾腾地下了车。



你站在地铁站出口,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暖色的路灯照下来,却也抵挡不住降温后凌烈的寒风。


你发现,自从这次你回来以后,你俩的缘分总是发生在地铁站,也终止于地铁站。


韩文清看到你时,你正缩着脖子朝空中呵出白气。他把车停在路边按了两下喇叭,开了车窗说:“上车。”


你踌躇半晌,拉开后门坐了上去。韩文清见了皱了皱眉,没说话。


“去哪?”你见他没发动车,小声问他。


韩文清答非所问:“我还没吃饭。”


“那你不用送了,前面路口就是我家,你赶紧回去吃饭吧。”你说着就要下车。


韩文清突然开口:“家里没东西。”


你没说话,内心闪过一大片弹幕:

草草草没事莫名其妙来接我就算了,没吃饭什么意思,家里没东西?难道想去我家吃?我家的都是宝贝才不给你吃呢!


“咳咳,”你清清嗓子,“我家小区外面都是餐厅,那家炒河粉特别好吃。”


他回头看向你,你被吓了一跳:“哦对对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不方便是吧,那你……”他皱了皱眉,你吓得闭上了嘴。


韩文清把头转了回去,低声说:“我能不能去你家吃顿饭。”


“这样不太好吧……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你刚想拒绝,他又转过头来看你,你立马改口。



很快,车在你家楼下停下。


直到你们两人坐上电梯时,你的大脑还在当机状态:Whatttt?这个人要去你家了?


“可是我已经吃过了……家里也没有吃的。”在家门口你磨磨蹭蹭地找钥匙,心里后悔答应了他。


“那我们就聊聊好不好?”韩文清放柔了声音。


“聊什么呢?”你低头看着脚尖,这双高跟鞋是你新买的,跟有点高,还有点磨脚。穿了一天了,你早就想脱下来了。只好靠在墙上减轻对脚的负担。


“你过得好吗?”韩文清见你没有把他放进家门的打算,和你并肩靠在墙上。


“挺好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个月初。”


“这么快就找好房子和工作了?”


“嗯。”你的回答都十分简短。


韩文清摸摸鼻子,张了张嘴又闭上。好半晌才问出口:”你有男朋友了吗?“


你低声道:“没。”


“嗯。”


他没再说话,你也不知道说什么,场面安静得有点尴尬。


楼道里的声控灯灭了。


韩文清的大衣传来细细嗦嗦的声音,他把身子挪了挪,离你近了一点。


“你前几天在霸图楼下等我了?”


“啊?啊?”你愣了一下,“你知道了。”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下。


你有点难堪,态度更差了三分:“以后再也不去行了吧。要是想警醒我,打电话就行了,犯不着跑一趟,多浪费您宝贵的时间啊。”


韩文清皱了皱眉,语气不自觉地带了点委屈:“我不是这个意思。”


一股气冲上你脑门,大声道:“那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现在爱情事业都美满,有多余的时间来关心一下曾经被你拒绝的追求者?”


声控灯亮了起来,韩文清才看见你眼睛里噙着的泪水,心下一慌,抓住你的手腕:“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底下了头:“你走吧,我很好。也不会再去做任何让你困扰的事还不行了吗?你走吧,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不会打扰你的。”边说边眼泪啪嗒啪嗒掉地上。


韩文清觉得心都揪起来了,又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眼前的女孩,急得抓着你的手腕就把你带进怀里。


“我说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的脸撞在他硬梆梆的胸膛上,有点疼。他的胳膊环住你的腰,把头埋在你肩膀上,声音闷闷地:“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


“我今天听门卫说才知道你来霸图了。他说前几天都来了,就今天没来,我怕你出事。”


“他还说你是我媳妇,让我去把媳妇哄回来,其实我听了挺开心的。”


“那天看到你我也挺开心的。你更漂亮了。”


韩文清自言自语地说完,抬头看向你的眼睛。


你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净,鼻子还塞着,抿着嘴不肯看他。他只好松开你手腕,抬起你下巴,强迫你看着他:“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你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态度扭捏:“那上次那个女生是谁?”


“我表姐,我妈叫她来青岛玩。”


“哦。”


“哦?”


“知道了。”


见你态度冷冷淡淡,韩文清也没辙,尴尬地厚着脸皮说:“那能不能让我进去吃顿饭?”


“哼。”你转身拿钥匙开门。


表面上看着冷漠,其实心里早就炸开了花!【卧槽!韩文清喜欢我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天下谁能不喜欢我这么完美的女孩。


韩文清跟着你进了门,非常自来熟地换上了你爸来的时候穿的拖鞋。


“家里没吃的,只有薯片虾条冰激凌。薯片有烧烤原味和番茄三个味道的,冰激凌有香草和抹茶的。想吃啥?”秉着对男友不能小气的原则,你放开了自己的小零食库。


韩文清看了你一眼,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除了酸奶巧克力空空如也。


你以为他要说你,你赶紧狡辩:“我是因为今天要去妈妈家,前几天才没买菜的。”


他却问你:“明天想不想吃霸图食堂?晚上下班过来吃完饭,我送你回家。”


“真的?!!”你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


“当然是真的!”他抱住你,脸上笑得很开心。

——————END——————


完结啦!

去年的生贺,还有俩月就过今年生日了我才刚写完。

我可能是想被韩文清摁地上打【嚣张

评论(10)
热度(65)